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活動 > 書香綠健

書香綠健
老黑
發布時間:2020-08-05 13:57:45      點擊次數:482

作者:方淑榮  工會

老黑是狗名,是我家曾養過的一條大黑狗。

小時候剛過上溫飽的日子,家家沒余糧,院子里也沒值錢的東西,所以大家不怎么養狗。但我特別喜歡小動物,剛巧鄰里家下了一窩狗崽,我就天天往那跑,母親實在看不下去了,同意我抱養一只。黑乎乎,有點瘦,性情溫順,輕手輕腳,走起路順墻溜。很會拍馬屁,慢慢移近,不停搖尾,俯臥身旁,舔舔手,蹭蹭腿,要是給口吃的,它會獻犬馬之勞。不知什么時候被人叫上“老黑”的名字,它倒是很得意,一聽到這兩字的發音,尾巴搖得歡。它就是一條看門護院的土狗,但很聰明和忠誠。

老黑的主食是麥麩,這是從豬嘴里省下來的。那時候家家養豬,產糞上田,多打糧食,過年還能賣錢,這是全年的經濟收入。這就決定了豬的地位高高在上,豬食還要比狗糧好。老黑不這么認為,要與肥豬爭一爭口中的食物,這需要勇氣,更要智慧,關鍵還要過主人這一關,因為母親安排我看住老黑不準碰豬食。

老黑每次都能摸準豬的飯點,早早地臥在豬圈旁,懶洋洋瞇著眼,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。只要瞅準我離開,便麻利地拱進,迅速在豬食槽里猛舔幾口。等我趕來,它趕忙返回,又臥在一邊,嘴唇邊還掛有食物,卻裝出若無其事的表情。再狡猾的狗也有失手時,一次偷食,貪吃幾口,跑晚了,被母親發現并踹了一腳。心知肚明干的不光彩事,疼也沒好意思叫出聲,灰溜溜地跑了,好幾天不敢靠近豬圈。

老黑是我玩伴,通人性,平時特別照顧它。我經常背著母親給老黑吃豬食,當緩緩地吹口哨,這是通知開吃;如果發現母親,便急速地吹,那是告之撤退。它很聰明,幾次下來達成默契。有一次吃得正香,母親走近豬圈,我已來不及吹口哨,本以為老黑會被痛打一頓,誰知這家伙居然全身而退,早已無蹤影。一條老謀深算的狗,竟然還留了一手,原來早就學會了辨別母親的腳步聲。

老黑的脾性好,不管誰打誰罵,從不耍狗性,不管家有多窮,從不玩絕食、離家出走。當然有什么好事,大家也想著它,誰吃大席便帶著它,老老實實地趴在桌底,吃上幾塊扔來的骨頭開開葷。如要發現豬槽邊上還殘留少許米粒和菜葉,母親便倒上刷鍋水,喊上一聲老黑,算是加餐了。

老黑聽得懂人話,沒特別對它進行訓練,但是它天生的很懂事,每天趴著大門口的草垛上,會用自己威武的漆黑大個子嚇走陌生人。會察言觀色,看著主人與來客間的談話行為,聞聞氣息,聽聽腳步,再來時就當是熟人了。警覺性也很高,很遠的地方有點動靜,它就會跑去巡視,有人或者動物從門口走過,它會用響亮的叫聲引起主人注意。如有家人回來,即使還有大老遠的一段路,也會搖著尾巴跑去迎接。

老黑不怕惡勢力,很有正義感。那時臨近年關的一個晚上,老黑正在執勤,保護著它的豬兄弟。有一盜賊翻入鄰居家里偷羊,老黑覺得這事得管管,張開大嘴就叫,狂吠不止,三鄰五舍的人都被尖銳聲驚醒,紛紛起床,拿著家伙出來。賊人發現事情不妙,空手逃走,臨了還向老黑扔了塊石頭,正巧把腿砸瘸了。以后拖著傷腿在門口巡邏,但聽到大家夸它是條“英雄犬”,似懂非懂地昂著頭回應叫兩聲。

老話講小狗小貓算一口,這條狗在我家呆了很多年,是忠實的朋友,帶來了很多的快樂。后來養狗的多了,出現狗咬人現象,有人得了狂犬病,鄉里組織了捕狗隊,拉網式地槍殺狗,跑得快或許能僥幸逃走,可憐老黑的一條瘸腿葬送了它的命。

多少年后當有人再提起老黑時,眾口一辭,“是條好狗!”        

您感興趣的新聞
上一條:堅持與夢想
下一條:手(質管科 胡濤)

返回列表

丝瓜二维码下载官网_丝瓜app幸福宝无限看_丝瓜二维码幸福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