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活動 > 書香綠健

書香綠健
路(黨政辦 周繼輝)
發布時間:2020-05-07 14:16:43      點擊次數:226

作者:黨政辦 周繼輝

庭院深深,天高如井,梧桐高立,秋蟬低鳴。明朗的陽光透過樹葉輕灑而下,清風拂過,斑駁的葉影顯得迷離晃眼。抬眼望去,五樓窗內端坐一人,伏案而作,此人人稱大老劉,今年三十五六歲,中等身材,四方臉,高鼻梁,黑邊眼鏡下劍眉上挑透出一股倔強,是一名自由撰稿人,酷愛文學,以寫文章掙稿費為營生。今天他收獲兩件喜事:一件是大清早收到省城報社寄來的作品獲獎證書和幾百塊稿費單,這還真是“大姑娘上轎頭一回”,錢雖不多但含金量高;另一件是接到了同學王凡的電話,說是大學畢業十年了同學們想聚一聚,地點就選在大老劉家附近的一家酒店,周日晚7點不見不散。所謂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,大老劉的心跟灌了蜜一樣,按奈不住心潮澎湃。

聚會當日,臨出門前大老劉刻意打扮了一番,在門口看了一下時間,“7點整,嗯,剛剛好”他自言自語道:“去的太早,有失身份;太晚,又顯得不夠尊重同學”。

他家與酒店中間隔著一個公園。有兩條路可以通往:一條是羊腸小道,穿過公園也就是10分鐘的路程,鵝卵鋪地,兩邊有花有草,寂靜幽深;另一條是大路,需繞過公園,路面寬敞,兩旁商鋪林立,燈紅酒綠,熱鬧非凡。他平時習慣了在公園散步,沒多想就經小路來到酒店。

八樓大廳燈火通明、耀眼奪目,四周金碧輝煌、盡顯雍容華貴,音樂旋律柔和悅耳、令人陶醉,同學們三五成群談笑風生,氣氛十分融洽。他四下望了望卻沒見到好友張毅,心里不免有點失落。

酒桌之上大家邊吃邊聊,當初上學時的情景猶似眼前,個個感嘆“歲月易逝人易老”,轉眼間皆已步入中年之境。

“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”,班長李德升舉杯站起來環視一周道:“今天召集老同學們聚在一起,一來呢聯絡聯絡感情,另外嘛多個朋友多條路,大家互通一二,以后好有個照應”,隨后頓了頓嗓音又繼續說道:“鄙人不才,混了個一官半職,以后還要承蒙各位兄弟姐妹關照”,說完抱拳作揖。眾人聽罷,高聲附和:“李局過謙了,您就是我們人生的奮斗目標,是我們的仰仗”,李德升聞罷哈哈大笑,然后讓大家自我介紹一番。不說不要緊一說嚇一跳,原來同為學生身份的諸位,現在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:公務員、商人、工人、教師、家庭主婦、甚至有下崗待業者不一而足,真是時過境遷,境遇迥異。再看眾人坐的位置,可謂“物以類聚人以群分”,生活過的好與差一眼可辨,好的高談闊論,差的竊竊私語,像極了桌上熱氣騰騰的鴛鴦火鍋,紅白分明。

“哎,大老劉該你了”李德升用手指著他嬉笑著嚷道。“我嘛,慚愧慚愧,閑人一個,平時也就看看書、寫寫文章,偶爾發表些作品而已”大老劉悶聲悶氣答道,似乎底氣不足。同學們聽后,依舊習慣性地贊賞一番,王凡稱道:“誰不知道大老劉在校就是有名的才子,博覽群書,文采出眾,畢業十幾年來,初心不改,筆耕不輟,難得難得!”。聽到夸獎,有些醉意的大老劉偷瞄了一眼大家伙的臉部表情,心里不免有些洋洋自得。就在此時,猛然間他覺得有一道異樣的眼光看了他一下,轉瞬又收了回去,令人難以發現,由于人多分不清是哪位。但他明明察覺這眼光透著一抹不屑,還夾雜著一絲鄙夷,這種感覺讓他有些不舒服甚至掠過微微的慌張。可他轉念一想都是老同學不至于吧。

透過窗戶臨高望遠,夜幕掩映下,馬路上行駛的車輛被身后的燈光串成一串兒,形成一條條望不到邊際的線,縱橫交織,組成一張巨大的棋盤,無數的汽車行駛其中卻不離其軌,中規中矩,分外壯觀。

酒宴不溫不火地進行了一個多小時,門口閃進一人,休閑打扮,大背頭,臂夾手包,顯得精明干練。大家定眼一瞧,“喲,這不是大老板張毅嗎?”。來人正是張毅,因為別的事情耽擱所以來晚了。在校時他和大老劉關系最好,兩人時常在一起談今論古,吟詩賦句,共同的理想是以后能成個作家、報社編輯什么的,只是畢業后少了往來。后來張毅在家人的干預下棄文從商,經過多年的摸打滾爬漸漸地闖出了些名堂,人有錢也講義氣,深受大伙喜歡,同學聚會什么的一切開支均由他支付。

宴會又持續了一段時間才結束,張毅結完賬,目送大家陸續散去后,緊緊握住大老劉的手說:“劉哥,誰不知道咱倆關系最鐵,走走走,整些烤串去,隨便敘敘舊”。別看張毅如今發了跡,但對燒烤一直情有獨鐘,俗話說:“蘿卜青菜各有所愛”,按他的話說:“就好這一口”。

兩個馬扎一張桌,滾燙的燒烤爐里紅彤彤的火苗竄了出來,肆意地舔著上面的肉串兒滋滋作響,裊裊的白煙升起,打老遠處都能聞到彌漫在空中的孜然、辣椒、羊油的混合香味,引的路旁的狗兒一陣好叫。

不知不覺中,十幾瓶啤酒已經下了肚,兩人都有了八九分醉意,各自訴說這些年來的生活往事,尤其是張毅將自己為何放棄文學夢想、如何在商海打拼等事情一股腦地倒了出來。大老劉聽到高興處為之撫手鼓掌,聽到傷心處也不禁淚目。他拿起一個串兒輕輕地咬下一塊放在嘴里來回咀嚼,對張毅說:“老弟,我慶幸自己堅持了當初夢想,不像你雖然掙錢不多,但是自由啊,每日遨游在文學的海洋里,無拘無束,閑時品茗,無事遛彎。雖然這幾年你掙了點錢發達了,可你看看你現在多了一身銅臭氣,早就沒有了年少時文藝范兒,沒有了當初的熱血,捫心自問,你對現在的生活真的感到幸福嗎?”。

張毅聽到大老劉的話先是一愣,過了好大一會,他猛砸一口啤酒:“是的,沒能在當初選擇的道路上走下去有些遺憾,可人都說十事九不全,一路走過來,經歷給我一種感覺,這種感覺就是有錢的生活簡直太爽了……哈哈……,窮難受啊!貧賤夫妻百事哀,老……老哥,我是真窮怕了啊!喝--喝,一醉方休!”,已近午夜,二人晃晃地踢開酒瓶,歪歪斜斜兀自去了。

望著好友張毅遠去的背影,大老劉昏昏沉沉。想到李德升的官運亨通、那道異樣的眼光以及張毅含譏的醉話,又想想自己的一窮二白,原地踏步,大老劉渾身打了一個激靈,酒醒一半。“物是人非今非昔比,人各有志又何必強求”,于是聳了聳肩頭,踏著落葉徑自走去。

初秋的夜已深沉,風里透著一股涼氣,一層薄霧氤氳而生,朦朧縹緲,讓人看不清前行的道路。“該回家了”,大老劉嘆了口氣。此刻,在他面前依然是那兩條路:一條羊腸小道,鵝卵鋪地,兩邊有花有草,寂靜幽深;另一條大路,路面寬敞,兩旁商鋪林立,燈紅酒綠,熱鬧非凡。他略作遲疑,頭也不會地邁步走進小路之中。

“人生的道路有千萬條,關鍵是選擇哪一條,培根曾說過:最近的捷徑通常是最壞的路,曲折的道路何嘗不能通向成功?既然選擇了,就要堅持走下去,再多的困難與挫折又有何懼?”大老劉想到此刻,不由得心潮澎湃,思緒萬千,經常拿筆的右手不免有些發癢,躍躍欲試,憑空書寫,看來今晚又是一個挑燈之夜。


您感興趣的新聞
上一條:師(液體車間 閆明)
下一條:綠健文學報2019年第三期

返回列表

丝瓜二维码下载官网_丝瓜app幸福宝无限看_丝瓜二维码幸福宝